APUS创始人李涛:大航海中的季风、洋流与暗礁

2017-12-14 APUS

在移动出海这个新航海时代里,有“一带一路”的政策暖流,也有新兴市场不断吹来的不同季风,此外宗教文化、汇率、雇员等问题也“暗礁”起伏。APUS创始人兼CEO李涛认为,本地化将会是我们进入到各个全新市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通行证。

12月14日,由亿欧主办的“2017亿欧创新者年会-科技一带一路专场峰会”在中国大饭店隆重开幕。峰会现场,亿欧智库高级研究总监张帆、APUS创始人兼CEO李涛、Eyal ironSource亚太区总裁Yoni Eyal 、Paytm总裁Bhushan、云商智慧物流总裁程丹、Moran Zoomcar创始人Greg、AppsFlyer大中华区销售副总裁徐宇等10多位嘉宾出席此次峰会。

APUS创始人兼CEO李涛进行了主题演讲,核心观点有:

1.在未来的10到20年里面,全球经济一体化、走出去、“一带一路”将会成为中国经济最主要的国家政策之一,同时也将会成为全球经济融合和发展最主要的推动力。

2.全球互联网的发展在经过早期3年到4年左右的快速增长之后,基本的流量格局已经形成了。今天作为一个中国的互联网从业者,作为一个创业者,如果你要出海,你需要选择以内容和商业经营类的产品出海为最主要的突破点。

3.出海过程中,除了季风、洋流,也要小心可能会出现的各种各样的“暗礁”。

·  以下是李涛演讲全文:

我今天简单一点,就是跟大家汇报一下APUS在过去3年成长的历程,也希望APUS的成长或者经验能够对大家有一点点的参考价值。

APUS关键词

APUS的关键词有两个:移动和出海。

我们在三年前开始了APUS出海的进程,我们的目标也是希望能够帮助在海外将近30到35亿还没有使用过智能手机,或者在未来将要使用智能手机的用户,帮助他们接入、使用移动互联网,使他们成为真正的互联网享有者和贡献者。

APUS把自己定位成了轻量级的操作系统,或者是一个互联网的接入系统,因此APUS的整个产品线是为用户提供了包括桌面、浏览器、搜索、应用市场、游戏中心、新闻中心、消息中心等多个功能,把这些功能整合到一个互联网的接入系统里面,从而能够帮助所有新的互联网用户在第一次使用智能手机的时候接入到互联网。

现在,以“双印”为代表的非常多新兴市场的国家,他们的用户今天所处的状态大概相当于中国2008、2009年的状态。2008、2009年今天在座的大道多数人都是第一次使用智能手机。你第一次使用智能手机的时候有很多的困惑,比如手机安全、上网浏览、如何搜索和获得内容等各种各样的服务。APUS正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才应运而生,也正是因为切入了新兴市场国家用户的痛点,APUS在过去三年里面取得了高速的增长。

从这个曲线里面大家可以看到,2014年6月份,我创办了APUS这家公司。在过去3年多的时间里面,APUS在全球的用户取得了快速的增长。到今年的上半年,我们已经在海外获得了超过10亿的用户。同时APUS从2016年,我们开始在海外进行了我们商业化的尝试,非常幸运的是我们在去年在海外就获得了超过差不多1亿美金的收入,有非常丰厚的利润。我们也相信,或者我们也希望在未来的4到5年里面我们一直能够保持着高速的增长率。

APUS之所以能够取得快速增长,源于我们对产品和市场的定位。

从这张图,大家可以看得到APUS在全球的用户主要分布在哪里:主要分布在全球新兴的经济体、新兴的智能手机用户的市场,主要从南美到东南亚、南亚、中东乃至于非洲,包括俄罗斯等新兴市场国家。在这个区域内集中了APUS将近70%到80%了用户,特别以中国为中心的环中国的亚太地区、东南亚、南亚等地区差不多集中了APUS将近50%的用户,正是因为在这些区域他们的经济高速增长,用户开始第一次使用智能手机,也第一次有了接入互联网的需求,APUS在这个点上来满足用户的需求。

季风

介绍了APUS在过去三年里面高速的增长,今天最重要的是想要跟我们所有与会出海的同业者大家一起来分享APUS能够快速成长的心得。

在全球有77亿人口,我们预计在这77亿人口里面全球将来有60亿人口通过各种终端接入到互联网,今天在这一刻全球市场大概只有30亿用户真正接入到互联网,也就是说在未来还有将近30亿的用户将会通过手机、电脑、电视甚至汽车等各个终端接入到互联网里面,这就给我们留下来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这个市场之庞大差不多相当于中国市场3到4倍的市场。

APUS从2014年就苦心经营这样海外的市场,并且成为中国互联网出海的领导品牌,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高速的增长,也正是因为定位在这样一个庞大的蓝海,所以我想跟大家谈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未来的10到20年里面,全球经济一体化、走出去、“一带一路”将会成为中国经济最主要的国家政策之一,同时也将会成为全球经济融合和发展最主要的推动力。

在这中间,我们需要输出的不仅仅有我们国家的产能、资本,同样还要输出的就是我们的技术理念、创新模式,包括创新的商业模型,这些将会是中国能够为全世界互联网、经济领域、工商领域带来巨大的价值和帮助。同时,也包括我们能够输出的标准和中国的文化。

洋流

在互联网整个经济领域内,我们也能够看得到在过去的3年里面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不断地出海,我相信今天在台下就有非常多的同业者,当我们要出海的时候我们要看到的是庞大的市场。同时,我们还应该看到这庞大的市场因为各个国家经济发展的不均衡,所以互联网的发展也是不均衡的,有的国家发展的速度更快,有的国家发展的更慢。所以在APUS整个发展的市场拓展的过程中,我们把我们的策略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主要以中国为中心的东南亚和南亚市场,包括中东市场。这个市场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经济高速增长,甚至很多国家在最近几年的增长速度超过了中国,他们的基础设施日渐完善,有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接入到互联网里面,有越来越多的人第一次使用智能手机,就如同2008、2009年的我们。

第二阶段的市场主要在南美、巴西、墨西哥等以及俄罗斯,这个区域最大的特点是因为他们的基础设施本身相对来说已经比较完善,他们的经济增长速度很快,但是这些国家本身受欧美文化的影响,可能是我们第二波能够进入的市场。

第三阶段的市场我们进入的是非洲市场,原因:1、非洲国家的经济相对于以上的国家慢一些,虽然增速很快,但是基数很慢。2、他们的基础设施不够完善,所以我们可能还需要再等待一下这个市场。

这三个战略将会帮助我们的产品和服务,能够为全球未来这30亿新增的用户提供更好地服务。

第二个全球互联网的发展在经过早期3年到4年左右的快速增长之后,基本的流量格局已经形成了,比如说以APUS为代表的整个APUS的产品线在全球已经有超过了10亿的用户,我知道在市场上还有非常多出海的企业也都取得了非常大的用户量。全球的流量格局基本上已经稳定了,今天作为一个中国的互联网从业者,作为一个创业者,如果你要出海,你需要选择的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就是以内容和商业经营类的产品出海为最主要的突击点。

第三个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我们定位的是为全球新增的智能手机和互联网用户服务,这些用户不仅仅在新兴市场国家,其实同样在发达国家也能够看得到。

在2016年的时候,APUS在北美的用户大概占了APUS总用户的大概6到7%左右,但是2017年APUS新增的用户里面占美国市场的新增用户大概在9到10%左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就是因为我们看到了北美市场有一批新的年轻人他们正在成长起来,成为全新的智能手机的用户,而且他们有自己的追求,他们更个性化,他们更追求自我,对于他们来说,陈旧的、千篇一律的苹果手机的样式已经不再是这些年轻人所要追捧的对象,他们需要更加个性化,更加追求自我,更能体现自我,更时尚的安卓手机,这就为APUS System提供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这也是2017年除新兴国家之外,在欧美这些国家能够取得高速增长非常重要的原因。

暗礁

除了我们看到的趋势之外,今天想跟大家分享另外一个,就是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各种各样的“暗礁”。

首先,当我们不再是提供工具或平台类的产品为全球用户的时候,当我们要提供内容和各种各样的商业经济服务给全球用户的时候,本地化将会是第一件最主要的决策,唯有本地化才有可能全球化。

像APUS这样提供一个工具,提供一个轻量级的操作系统,为全球用户提供产品,本身没有很强的属性,就像Windows、安卓等等全世界每个国家都会使用,每个国家的用户都会用它,本身没有非常强的文化属性,没有非常强政治的色彩和特点,但是当我们开始提供新闻、视频、音乐、图片,当我们开始提供电子商务、生活服务、金融服务的时候,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些背后都有着非常深刻的政治、经济、宗教、文化、法律、规则等所有的这些影响,这些影响将会直接冲击到各个国家本身的经济发展和它的高科技发展,所以本地化将会是我们进入到各个全新市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通行证。

至于怎么做本地化?有各种各样的方法,诸如腾讯、阿里有钱采用投资和收购,诸如像我们一些全新的创业者,我们就要考虑到如何和本地的创业者,或者是本地的内容服务提供商跟他们一起合作,为当地的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第二个如果我们真正想要开始在海外做生意的话,无论我们怎么创业,无论我们做什么,其实我们本质上是做生意。我们就要必须研究不同国家的汇率和利率的政策以及税务的政策,很有可能在有些国家可能会有外币的监管,可能有不同的利率,甚至有不同的汇率的差异。

比如说我就知道我们国家内有一个非常知名的企业,前几年在南美一个国家做生意,生意做得很大,钱赚得很多,但是很不幸,钱运不回来,那个国家本身正在搞经济改革,再加上政治性的改革。所以最终他们采取的避险措施是把那些钱换成了一船一船的矿、谷物、粮食,又重新运回到中国,再卖掉,才能够做到资金的回笼。这些都是我们每个创业者可能要提前想到、看到,并且研究到的,我们不可能每一个创业者都能够做到像刚才的企业一样说赚到了一点钱变成矿物,今年就挣了100万美金、1000万美金、2亿人民币能用什么方式把这些钱拿回来呢?这些钱如果以当地的货币放在那儿,也许3个月贬值30%,3个月以后所有的利润都没有了,所以对于每一个创业者来说,你必须考虑到汇率、利率和税务对你的影响,你必须要在一开始进入到这些国家的时候就早做准备。

第三个,因为我们以前在中国做生意,所以我们的知识产权在商标、专利的保护上,我们只要考虑中国的国家政策就可以了。可是今天你们在全世界做生意,我们就必须要考虑到全球范围内知识产权、国家政策、专利、商标的保护。

比如商标注册。在欧盟,如果通过欧盟的商标注册,就可以在欧盟的很多国家获得商标。同时,商标、知识产权和专利的保护也会给我们带来巨大成本的投入。

第四个,除了我们考虑到的利率、汇率、政策、法规这些影响之外,每个国家又有完全不同的宗教和文化的背景,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宗教、文化,你必须要去考虑到这些现实存在的问题。

比如说像APUS在印度,我们有我们的办公室,对我们公司的员工来说,我们每年除了过我们的传统的节日春节,西方的圣诞节、感恩节,我们还要过印度的光明节、排灯节,我们过出海的节日是最多的,而且这种节日一定是要全体员工一起过才可以。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政策性的影响,比如在今年的下半年,我知道有非常多的企业跑到印尼去做互联网金融,包括分期贷、消费贷、现金贷等等,因为当地需要我们带来的资金改善他们的生活。

但是,所有人要做好这样的准备:过高的利率是伊斯兰、穆斯林教法所不接受和不允许的,印尼是一个有着75%穆斯林的伊斯兰国家,虽然是世俗的伊斯兰国家,你是否想到过你在这个国家所做的高利率的这种互联网金融可能在未来会遇到的宗教和法律上的影响,我相信大雅加达省的前任省长现在应该还在监狱里面,就是因为冒犯了穆斯林的《古兰经》,被判入狱两年,这些不是没有原因的,这是我希望我们每一个出海的创业者应该花一点点时间去真正的深入研究、了解,唯有如此我们才知道如何在更符合当地的宗教、法律、文化的背景下更好地在当地做好生意。

第五,我也想说当我们真正的要进入到一个国家、区域、地方,为当地的人民提供互联网的服务,同时也能够创造我们自身的商业价值的时候,我们就要秉承着一颗真正去合作和推动当地互联网发展的一个愿景,真正做到帮助当地的互联网能够成长,帮助当地的互联网企业和互联网环境高速的发展,也为我们在当地市场的扩张能够创造一个非常好的环境。

综上所述,我想在海外,中国以外30亿的市场空间是赋予了我们最大的一个想象力。同时,各种各样的价值洼地的存在是值得我们去探寻和研究的。更重要的是,今天中国的经济,特别是我们在互联网领域内诸多的创新,技术、产品和商业模型的创新,已经让我们走在了世界的前列,让我们有机会,也有能力能够进入到全球各个市场,来帮助各个市场互联网的发展。

谢谢各位!

APUS荣获2017年度中国·一带一路产业十大创新力企业奖

QR
扫描二维码,关注APUS官方微信